阴影
阴影 阴影
第01版:青岛日报首页
4  
CEB 版 PDF 版
杜世成夏耕分晤金善兴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七周年
市政府隆重举行国庆招待会
杜世成在考察滨海大道北段工程时强调
加快推进滨海大道北段工程 切实搞好大道两侧规划建设
我市举行第七届“琴岛奖”颁奖典礼
我市与英国南安普敦市签署友好合作协议
孙志辉检查我市海洋管理工作
我市“七彩华龄”文化艺术节开幕
将宣传贯彻科学发展观逐步引向深入
我市部署编撰《新的历史跨越》
本报“十一”假期出(休)刊安排
亲情管理构建和谐社会 城管执法心系百姓万家
我市建设系统田径运动会昨举行
      
返回主页 | 青岛日报 | 版面导航 |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女声朗读】【男声朗读】【粤语朗读】【打印】  

文化大项目,资本热舞的起点

青岛新闻网  日期: 2006-09-29  来源: 青岛日报  
  站在“十五”的坚实基石上,在“十一五”开局之年,青岛以文化项目为载体的资本运作方式已难将息。

  体现海洋文化特质的极地海洋世界,彰显艺术气息的现代艺术中心,以影视、动漫产业为发展重举的凤凰岛系列开发项目以及在山东省首届文化产业博览会上“凯旋”的创意文化城、琴岛卡通乐园、创意100产业园等,无一例外地传递着“以项目促发展”的信息和“以发展推项目”的夙愿。

  就像1959年开工建设的悉尼歌剧院,悉尼的知名度难以回避歌剧院数十年赋予她的“广告效应”,也难以估量这座被誉为“船帆屋顶剧院”的歌剧院与悉尼城之间的相互作用力。同样,魅力之城——青岛在经济结构提升、经济体制转轨、社会结构转型、城市功能转换的关键时期,正在筹划或建设中的文化大项目也被寄以开启文化资本运作并最终实现文化产业与城市发展“互哺”的厚望。

  文化大项目建设是跳高前的助跑,亦是经济发展战略转移、文化与财富实现循环的必然之路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倪震因为数次来青“传经送宝”而日渐熟悉了这座城市。对青岛如何发展文化产业,他自有一番见解:“以影视产业为例,青岛一定要体现后起城市的优势,从一开始就要在项目选择上突出独特性、现代性和国际性,在高起点上完善产业链。”他进一步细化说,比如,着力培养几家有实力的影视制作机构,在人才、资金、创意、销售、发行等方面提高他们的创造力和生产力。以点带面,青岛必然会形成水涨船高的产业发展大氛围。

  在倪震的潜台词里,“包装”和扶持重点文化项目在文化产业的发展进程中举足轻重。

  近日,《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影视制作业、数字内容和动漫业等九大类成为我国经济发展在新起点上的重点目标。青岛要成为全国重点中心城市和世界知名特色城市,发展文化产业是必由之路。因为青岛能否完成后工业时代的转型,加入中国经济的“中枢神经系统”,就在于能否成为现代服务业中心和文化中心。

  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杜世成多次指出,青岛要充分认清新形势、新方位和新选择,大力发展旅游业、文化产业、创意产业。市委副书记、市长夏耕在7月参加“市民议事厅”活动时也提出,要把创意产业的发展放在重要位置。

  决策层显然已意识到,要支撑青岛经济的快速增长,必须发展以“三新(新技术、新业态、新方式)、三高(高人力资本含量、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为特征的文化产业,使青岛产业体系的产业链尽快从低端走向高端,以求生产结构与资源储备结构相协调。

  “文化的这种关系兴衰的战略地位已是全市上下的共识。当然,文化产业在新经济时代所具有的经济增长潜力以及在我市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过程中的地位已经日益突显。”为此,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局局长亢清泉一直在为具体实现这一目标而奔波,一系列初显产业属性的文化项目在他及同仁的忙碌身影中逐步浮出水面。

  2005年,青岛推出首个文化产业统计体系。数据显示,2004年,青岛文化产业增加值实现101.6亿元,占全市GDP的4.7%,以文化艺术、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为代表的核心文化产业群,以休闲娱乐、广告会展为代表的外围文化产业群,以文化用品、设备生产制造和销售为代表的相关文化产业群共同支撑起青岛文化产业的发展之势。

  “如同跳高比赛,掠过横杆的一瞬离不开之前充分的助跑。”中国人民大学的靳一用这一比喻印证他的观点,即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新增长点、支柱产业之前,首先要做的就是重要文化产业项目的确立,并扶助其健康壮大。

  中加动漫产业基地有关负责人指出,不是每个城市的文化建设都站在较有利的起跑线上,不少城市需要一些腾飞的助推器。他说,如若没有枝繁叶茂的产业项目支撑,文化产业的发展就会因缺乏必要的具象依据而形如空中楼阁。

  在2006年山东省首届文化产业博览会上,“青岛军团”引进了13个项目,总投资额达54亿元。作为其中重要一极的“创意文化城”投资人刘振鹏对搭上青岛这班车信心十足,他决意在青岛谋划数十年的文化产业宏图:“以创意文化城为孵化器,这里将是我投资文化的起点。因为没有多少前车之鉴,这个资本周转的过程或许会很长,而且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但从长远看,这将是我扩张集团规模的不错尝试。”

  细观其动,一些投资者以及各区市有关部门已充分感知到文化蕴涵的巨大经济潜质。有业内人士指出,无论是西海岸的凤凰岛影视产业系列项目、崂山区突显的休闲文化产业特色,还是市南区将垂垂老矣的旧厂房转化成创意产业园的规划等,都是资本即将在文化领域热舞的一种信号。

  子区域的文化资本运作开始显山露水,大青岛文化项目战略规划势在必行

  市委、市政府提出了构筑“三点布局、一线展开、组团发展”的国际城市框架的发展战略。如若留意会发现,每一组团几乎都有资本将触角积极地伸向文化产业。

  但是,热情与期待并不意味着盲动。

  参与创意100产业园策划的宋文京说,凡事预则立。目前,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包括北京、上海,都在为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作出战略性谋划。青岛同样也需要一个着眼于文化产业长远发展的战略规划。

  “作为一项新兴产业,文化产业的发展首先需要得到政府的重视和扶持,其中制订长远发展战略和政策导向至关重要。”对此,倪震作出同样的回应。他同时指出,这些发展战略不是拾遗补缺、点缀门面,而是对青岛未来发展具有深远意义的战略布局。

  而战略布局的一个重要方面即是文化产业项目的科学确立和园区的合理设置。市文化局产业处处长吴文明指出,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的实践已经证明,规划好文化产业园区有利于吸引相关人才入驻,有利于在园区内形成产业链,降低企业成本,增加企业的市场机会,从而形成规模效应、品牌效应、集群效应。一个城市如果连一个真正的文化产业园区都无法形成,其发展文化产业的基础将是动摇不定的。

  北京社会科学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的沈望舒则从“优生优育”的角度指出了战略规划的意义:“当文化市场成熟度不够、文化产业尚无权威性很高的行业组织时,政府作为最大公共资源的管理者,其领导协调工作是不能缺位的。领导的协调力能使分散的文化产业中涌现强势企业、行业,能让文化项目优生优选优育,成为搏击世界文化贸易市场的专业化力量。”

  但需提及的是,当前许多文化项目规划在供应链、产业链、文化生产力素质等方面存在弊端,没有形成适应资本运转流程的大环境,致使各环节中蓄势待发的文化产业还没形成链条式的合力。

  沈望舒说,这归根到底还是一个战略规划的问题。战略规划能否出台,文化资本是否具有生命力,文化项目能否形成产业链,文化原创领域汇聚资本、信息、人才等的战略性措施是否推出受制于两类人:一是有文化见识、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和文化经济运作能力的文化决策者;二是富于文化热情和文化资源配置实力的文化投资置业者。只有二者多起来后,文化建设上的可干之事、能干之事、值得大干之事才会多起来,文化项目执行层面的管理者和专业人员才有用武之地。

  总而言之,地域、城市、文化生产力的素质与优势取决于文化项目的有效确立和文化产业链的完善度,而二者又取决于文化决策者对发展趋向的先知和定夺。

  以市委、市政府发展凤凰岛影视产业链的规划为例,青岛在空间布局、特色资源整合、产业集群的集聚以及经济持续发展的科学性、有效性上谋篇布局的趋势已初露端倪。

  “云南现象”带给人们思考,青岛众项目急需在“文化新资源”带动“文化新经济”的引擎中获取资本运作活力

  除了萌芽中的凤凰岛影视产业,青岛国际啤酒节、围绕“音乐之岛”而诞生的小提琴系列赛事、从今年开始举办的“德国大师班”等是青岛文化项目的重要代表。

  青岛国际啤酒节是依据青岛啤酒的特色资源而形成的节庆品牌,其所凝聚的商业属性与民间涌动的普遍认同性相结合,使其诠释了青岛节庆经济的可塑性;从去年起开始在青岛举行的小提琴系列赛事寄托着著名音乐教育家林耀基开辟“中国小提琴新根据地”的希望,而“德国大师班”发出的“青岛声音”,同样会凝聚青岛打造“音乐之岛”的热情。

  手里握着宝贝,可怎么才能把宝贝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不是简单之事。

  不容漠视的是,啤酒节在文化层面的提炼还显不足,小提琴比赛还没有深度挖掘与旅游业的挂钩效应,相关产业的拓展程度不高,因此,尽显产业锋芒还需时日。

  青岛职业技术学院的其日格夫在其《文化项目的选择及发展在青岛旅游产业演替中的作用》一文中指出,青岛标志性文化设施的建设和运行大大增加了青岛旅游资源的文化含量;文化项目的合理选择构成了各具特色的子区域文化,也提供了多样化的文化旅游资源。但目前,文化产业与青岛特色经济的深度链接、二者共同促进作用的形成还是努力方向。        

  一位投资者指出,在确立文化项目时,不能丧失对文化经济属性的敏锐性。目前,一些文化项目的存在为资本热舞提供了可能,但挖掘文化资源产业潜质的视野和驾驭资本运转的能力还有所欠缺。此外,文化项目的融资渠道还需活水。

  不妨从云南发展文化产业的轨迹中攫取一些经验。

  近几年,云南省的文化产业异军突起,其繁荣之势离不开云南“文化先导”的决心与勇气、起步之初各种资本“牛刀小试”的成功之鉴。

  游人形容说,“只要你身在云南,每天都在文化中洗澡。”无处不在的文化气息让在云南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旅游业须臾离不开文化的支撑。云南从特色文化出发推出的品牌文化项目《印象丽江》、《云南映象》等无不活跃着各类资本热舞的影子。或许正是由于它们获得了预期的投资回收和社会各界的肯定,才让不同领域的投资者在此一显身手,掀起“后浪推前浪”的文化产业项目投资氛围。

  沈望舒指出,“多数文化规划中,除去国家财政对公共文化投入外,关于文化产业正常的获取资本渠道,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支持形式所涉甚少。如若不解决‘钱从哪来’的路径问题,文化产业资金流、信息流、人才流、消费流的汇聚度显然不能高估。”

  这也是一些从事文化产业研究人士的共识:发展文化产业离不开资源整合、科学的运作模式。因此,建设完善的文化产业投资和融资体系,实现文化产业资金来源的多元化,改变过去单纯依靠政府财政支持、投资主体单一、民间投资渠道不畅的局面势在必行。否则,供文化项目持续发展的生命之源岌岌可危。

  源头水活渠自清。文化资本在云南的游弋如鱼得水。云南从特色文化资源出发,推出的“文化新资源”带动“文化新经济”的思路;以品牌带动项目、以项目推动产业发展的成功之旅;以及多元化的资本运作方式无疑为文化产业在青岛的奠基工程提供了一种范本。

  文化具有社会意识形态和经济的双重属性。谁能把握住文化的双重属性,就意味着谁占据了经济发展中的先导性地位。在不久的将来,在凤凰岛,在啤酒城,在青岛大剧院,在如林的文化项目中,在社会各个资本层共同的拥趸和参与中,青岛将在山东半岛发出铿锵之声。

3上一篇  下一篇4  
      
版权声明 @ 青岛新闻网 网站版权所有